学生处(学生工作部)
当前位置:学生处(学生工作部)>> 郑理无邪
“5·13”李洪志有三怕
来源:学生处(学生工作部) 发布人:王思奇 阅读:次 发布时间:2022/5/24 15:02:13
    1994年,李洪志将自己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7月7日改成了1951年5月13日,而5月13日传说是佛祖释迦牟尼的出生日。李洪志这样改目的是为了表示自己有佛缘,不是常人,是神通广大的“主佛”。
    按理说,“5·13”这天,李洪志应满怀欢喜地度过,可实际上一年又一年的“5·13”竟成了“李主佛”的心病,如坐针毡,忐忑不安。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他有“三怕”。
    一怕身世让父母受辱。李洪志改生日过程被曝光后,立马被网友数落成“私生子”,把自己的父母给辱没了。当年给李洪志父母牵线的梁桂清、为李洪志接生的潘玉芳等老人作证,李洪志的父亲李丹与母亲芦淑珍相识于1951年春天,结婚于当年秋天。如果按李洪志改的出生日期推算,父母刚刚认识没几个月就生下了他,母亲在认识父亲李丹前就已怀孕,李洪志到底是谁的孩子都不好说。这样道德沦丧门风败坏之事,让无辜的生母芦淑珍无比蒙羞,九泉之下怎能瞑目?李洪志在这些铁证下,坐实了不孝的骂名。可怜亲母十月怀胎,出了这样个忤逆子!李洪志每每面对社会舆论的指责,还有噩梦中母亲生前悲怨的眼神,岂会不怕?
    二怕谎言被戳穿打脸。以前每到“5·13”,李洪志都要炮制“经文”,组织“法会”,鼓吹“法轮功”邪教。可这么多年来,“经文”搜肠刮肚总是老调重弹,其中关于“圆满”的许诺,不断推脱,还责怪信徒不“精进”;说什么“旧势力”存在,大法却无能为力;吹嘘“神韵”演出是世界第一秀,满街推票却鲜有人理会。李洪志每次讲“法身保护”,可骨干弟子却一批批死去……这不是自己打脸自己吗?据说李洪志每次亲临“法会”讲“经文”,讲得口干舌燥,浑身虚汗,下面的弟子却恹恹欲睡。
    更为难堪的是,辛苦筹备的“法会”成了“发难会”。2016年5月15日,“法轮功”在美国纽约市巴克莱中心举办“法会”。“法会”刚结束,一位从会场中走出的女信徒就突然昏倒在地,先是呕吐,接着不省人事,现场还有多名“弟子”突发急病。一时间,“法会”周围急救车呼啸而来,狼狈至极。无独有偶,2005年7月23日,“法轮功”骨干谭淑君参加“华盛顿特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”时中风猝死;2006年4月,两名精进学员在纽约“法会”期间猝死……近几年,李洪志的“经文”一次比一次难讲,2020年还自曝日本学员“不消停”,不相信自己,所以不好意思过多指手画脚。凡此种种打脸之实,都让李洪志心有余悸,患得患失。
    三怕成为众矢之的。“5·13”本应成为“大法弟子”最安全的“佛佑日”,但这一天却有诸多弟子死于非命:湖南弟子杨小娥2007年5月13日深夜外出发“法轮功”资料被河水吞没而亡;四川弟子刘祖兰2005年5月13日这天二次“飞升”坠亡;重庆弟子朱长林2000年5月13日因车祸身亡……李洪志“上层次”“修炼”“圆满飞升”的邪教教义就是他们的催命符。越来越多的“大法弟子”认清了邪教害人本质,和国际社会正义之士一起声讨李洪志“法轮功”弄虚作假、卖国求荣、谋财害命的桩桩罪行。声讨之文铺天盖地,每一篇都证据确凿,充满正气,字字句句如匕首投枪,直击邪教要害。
    为神化自己,李洪志篡改5月13日为自己的生日,达到众人对他顶礼膜拜的目的,在他的精神控制和“法轮功”歪理邪说的蛊惑下,病死、自残、自杀的邪教痴迷人员不计其数,面对邪恶本质的暴露,李洪志已成众矢之的,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。
 
地址:郑州市新郑龙湖大学城南107国道西侧招生处 邮编:450000 招生咨询电话:(0371)56657088 56657099 就业办电话:(0371)56068693
郑州理工职业学院保留网站所有权利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、镜像 设计研发:实训与信息管理中心